麦片君

朱一龙纯粉
喜欢手作不定制产粮的老仙女

【驱魔人】angel最后更改版(可能会改名吧)托马斯x马科斯

        我好像一直在改……最后一版了最后一版了,其实之前改了一版特别满意来着,但是写完我没存!没存!!!!!于是颓废了好几天……大概是武侠的写多了,码到最后突然抑制不住的武侠风是怎么肥事ORZ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  * “你奶奶不希望你进入梵蒂冈,她希望临死之时,你能握着她的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你连这都没做到。”
        话者顶着黑色的帽子,语气里带着几分微妙的嘲讽,帽子边沿投下的阴影遮住了他与马科斯不同的眼睛,看起来几乎完全就是他了。
        对奶奶的愧疚感席卷而上,托马斯无法忍受的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不回头看看她。”
        英俊的幻影慢慢摘下帽子,带着一种磨人的优雅走向了他,距离一步步拉进着。甚至托马斯已经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轻轻的打在后颈,吹拂着那一小块因恐惧内疚而战栗的皮肤。
        床上的老妇人安静的恍若离世,那是他无缘最后一面的祖母。她确实逝去,却也在他的心里永远的因为愧疚而存活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她整整挣扎了两周,被小东西们生生的啃去了面颊,流尽了鲜血,痛苦挣扎着死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而你,对她漠不关心。”
        后颈上拂过一阵轻微的气流,然后温热的呼吸打在另一个地方。年上者从背后凑近,几乎是个拥抱的姿势,暧昧的在耳边低语。
        祖母的幻影撕去了斑驳脏污的纱布,血肉模糊的脸上有着恶心的蠕动着的蛆虫。
        英俊的恶魔用磁性的声音慢慢撬开神父脆弱的外壳,窥视着内里备受上帝关爱的血肉。
        “多可怜的小托马斯,即使为了前途抛弃了一直关心爱护他的祖母,也没有人会忍心责难他的。”它油腔滑调的捏着嗓子,“我的小托马斯可是备受上帝关爱的神之子。”
        被击中的神父踉跄的撞开幻影,打断了恶魔嘲讽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 *“那不是真的,我在她去世的前一天去看过她,她还说我还是她的骄傲!”
        语无伦次的解释仿佛是一种安慰,他握紧了手中的十字架,正要开口反驳,却突然感受到了脖颈上传来的触感。
        托马斯外形的恶魔伸手取下了托马斯脖子上的罗马领,在神父的背后为他重新戴着,。似曾相识的一幕刺激着托马斯,他感觉到了五分的怨怼,但这情绪来的毫无缘由。
        他替他戴好了神父身份的罗马领,那小东西硬硬的挡在他的喉咙上,提醒了他身为一个神职人员的身份。
        仿佛是第一次为那女孩驱魔的时候,马科斯替他戴罗马领。
        “托马斯,你是上帝的枪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听见他的叹息,里面有着隐藏极深的羡慕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马科斯转过来捧起了他的脸,就像每次他被诱惑时马科斯做的一样。只是这次,他甚至亲了下托马斯的额头。
        托马斯触电一样啪的打开了那幻影的手,
       * “我知道你是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 马科斯不会这样做。
        “恶魔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紧握着手中的十字架,盯着坐在了刚刚还躺着他祖母床上的恶魔,那幻影一身白衬衫带着牧师领,黑白带来的十分禁欲中却还透着两分色香。
        “恐怕这不是真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幻影嘴角挑起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你,托马斯。”
        磁性的声音耳语一般。
        *“我是你思想深处的小念头。”
        冰冷的手指拂过托马斯的罗马领,那神父的象征。然后缓缓向上,沿着脖颈的曲线,捏着他的下巴。
        “看着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幻影把脸凑近一些,刚好让呼吸打在神父的皮肤上,是个刚好有压迫感又不太过分的距离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你所想,关于这幅皮相。”
        神父表情扭曲的又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那耳语,恶魔的呢喃轻轻引诱着他的内心。
        他轻轻在托马斯的耳侧呼吸着,若即若离,用那最熟悉不过的声音扭曲成恶心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神父,”马科斯的声音在耳边轻轻的响起。“我犯了罪。”
        愧疚与罪恶无孔不入的挤压着托马斯,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说不出话来。
        他能听到安吉拉一家痛苦的呼唤,似乎也感受到马科斯捧住他面颊的触感,然而这次却并不是安慰,是来自原罪的诱惑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眼睫颤动着,显出万分的痛苦。就像马科斯说过的,恶魔是会窥探内心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现在开始后悔没有和马科斯说过这件事了。
        温暖的触感离开了一下,他的手中多了件冰凉的东西,是个刀柄的形状。
        恶魔不存在愧疚这种东西,根据每个人的弱点去诱惑以使人类堕落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本领。那玩意毫无压力的接过了托马斯手中的刀,坐在他的脚边,仰着头轻声问他要不要醒来。神父没有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,只是默默地坐着,注视着手中的十字架,似乎连个余光也不愿意施舍给他了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恶魔并不在意,他拿着刀子的手慢慢上移,准备着给心理防线崩坏的神父来上一刀,却不防被对方突然挡住夺下了刀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听听安吉拉一家的呼唤啊,你不去救她们了么?”恶魔饶有兴趣的看着他,虽然不知道托马斯为何如此,但并不太担心。
        神父注视了半晌,抬手抚上了面前人的面颊,那张脸虽然已不在年轻,岁月与磨难过多的关爱着他,但是他仍旧英俊的让人心动,执着善良而忠于上帝的灵魂也是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该被如此折辱。
        惊讶的神色出现在了那张脸上,鲜血喷射而出。那一刀割断了他的动脉。
        “自杀是重罪,你,也不是他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评论(3)

热度(12)